原题目:李清照最愁苦思乡词:除非醉逝世,我是不会忘却生我养我的家乡 后代文人对李清照十分推重,一方面是由于易安词确切出色,另一方面也是在男权社会中,李清照如统一缕亮色,让人过目成诵。阅历了家国不幸后,李清照的词风变得更为凄婉哀怨,内容也变得难过苦情。她以女性独占的视角,记载了在那一段动荡年月通俗苍生的痛楚。《菩萨蛮•风柔日薄春犹早》就是一例: 风柔日薄春犹早,夹衫乍著心境好。睡起觉微冷,梅花鬓上残。 家乡何处是,忘了除非醉。沉水卧时烧,喷鼻消酒未消。 这首词是李清照晚年所填写的,她诞生于繁荣富饶的齐鲁年夜地,家道优胜,又伴随父亲见识了东京汴梁的绮丽风光。只是由于朝廷的党争,让他的父亲和公公丢官,更由于靖康之难,不得不逃到南边,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涯。 对于李清照而言,从一个衣食无忧的大族令媛蜜斯,沦为朝不保夕的难平易近,反差是多么强烈。这首词,概况上看,是一首思乡之词,更是对前事的追忆和哀叹。繁荣破裂,不止是赵宋一家的工作,更是让千万万万苍生饱受战乱流浪之苦。他们背井离乡,掉往了父祖曾经生涯过的家园,更掉往庄严和勇气。 这首词的上阙写景,风景的高雅,让词人心境一度还很好:初春时节,东风如斯柔和,阳光也如斯亲和。刚脱往棉袄,穿上了夹层的长衫,心境如斯之好。一觉悟来甚至有一些冷意,两鬓的梅花妆也变得混乱。 看起来,女词人的心境还不错,然而下阙的作风却忽然变更:我朝朝暮暮怀念的家乡在哪里?除非是今夜陶醉,我才干将它忘却。我在睡前点上的喷鼻炉,可我醒来的时辰,沉水喷鼻的烟雾已经散尽,酒气却没有完整消失。 这首词写得很美,在于它的上阙以女性独占的细腻,对初春本应明媚的春色却作了不留陈迹的暗示。温顺的气象、和煦的阳光,再加上并不粗笨的春装,应当是祥和亮色。然而,李清照却以“冷意”和“残妆”埋下伏笔,让后面的思路变更不至于突兀。 上阙中,已经好到极致的风光和睦候,并没有打消词人的懊恼。相反,她依然心中布满难过。这也暗示,靖康之难带给她与千万万万苍生的创伤是无法补充的。家国的兴亡,已经是关系到所有苍生的命运,记忆是无法退往的。 正由于具备了这种信手拈来的暗示和展垫,下阙的思惟则无所忌惮地倾斜而出。女词人直抒胸臆,表达对于故乡的怀念之情。她借酒解愁,只是为了忘却家乡,只有在梦中,才干缓解这种愁苦。然而只要醒来之后,这种思路不由又凌乱起来。 在南宋时代,江南颠末开辟和移平易近,在经济上已经不亚于北方,所以有“直把杭州作汴州”之说。然而,家乡意味着生生世世的亲情,这并不是富饶与否可以权衡的,这是缭绕在万千游子心头挥之不往的感情。 更为主要的是,这种流浪异乡,并非李清照和其它苍生自愿,而是由于必不得已。为了不成为金人占据地下的亡国奴,为了文人的节气和庄严,同时也为了恢复故土的信心,他们逃到了南边。然而,偏安的南宋君臣,却没有几多意愿往奋斗。这首词,在思乡的背后,则是辛辣讥讽南宋的统治者,数典忘祖,不思朝上进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义务编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