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题目:花 喷鼻 暑 气 清 起源 | 月印池文化(ID:yycWenhua) 媒介 片子里,丫鬟在热天时给田主老财打扇子扇风,这实在是很土头土脑的。真正高峻上的暑天祛暑利器,是风轮。《武林往事》写到南宋临安府,天子的水殿,布满喷鼻花,风轮鼓风。暑天,讲求的人家插荷花、茉莉、素馨等花,喷鼻风满盈以祛暑。 花道作品 | 静物 文字 | 马年夜勇 夏季盛暑炎炎,若何祛暑清心?前人还有富于诗趣的方式:寻觅莲花、茉莉、素馨、栀子等芳香花朵,插在室内,布满园中,让馨喷鼻四散氤氲,使人心神皆清,便可以尽驱暑气。 欧阳修在扬州任太守时,建平山堂以游宴。宋代叶梦得《避暑录话》记录了欧阳修在扬州避暑的趣事:“(欧阳修)公每于暑时,辄清晨携客往游,遣人走邵伯湖,取荷花千余朵,以盆分插百许盆,与客相间。酒行,即遣妓取一花传客,以次摘其叶,尽处则喝酒,往往侵夜载月而回。” 彼时,插花是文人雅士所钟爱的“艺术创作”。炎天最易得的是荷花,人们天然要采来取其幽香,安排合座。诗人杨万里就有《瓶中红白莲》诗:“红白莲花共玉瓶,红莲韵尽白莲清。空斋不是无秋暑,暑被喷鼻销断不生。”以为莲花的喷鼻气令暑热都无迹可寻了。 夏季之花除往盆栽,还可以编成璎珞、花篮、结成花球、花灯,成为装潢,让室内如琼宫玉楼一般。女子也可簪戴满头,如熏了喷鼻一般。一次,友人送来两年夜盆茉莉,范成年夜欣然作诗:“燕寝喷鼻中暑气清,更烦云鬓插琼英。”女子的妆容与幽幽的幽香,都是那么迷人,比山矾等花都更美,将暑气往除。刘克庄《茉莉》也道:“一卉能熏一室喷鼻,夏天犹觉玉肌凉。野人不敢烦天女,自折琼枝置枕旁。”固然花喷鼻并不克不及真正降温,但却有与心静天然凉的异曲同工之妙。 人们并不知足纯真从花形的娇俏、花色的淡雅、花喷鼻的清幽来获得“天然凉”的心情。于是前人有把花喷鼻与风轮(像纺车的木轮,有转轴,四边插木板扇,让人动摇鼓风)相共同以祛除暑热的巧思。在宋代翁元龙的《朝中措·赋茉利》词中,就有描述:“花情偏与夜相投。苦衷鬓边羞。薰醒半床凉梦,能消几个开首。风轮慢卷,冰壶低架,喷鼻雾飕飕。更着月华相末路,木犀淡了中秋。”室内布满的茉莉花如冰壶一般,加优势轮不竭鼓风,吹送凉飕飕的喷鼻风,恰是极好的享受。 风轮天然不是平常苍生家可以应用的,就算是籍元龙家中有风轮,也无法与皇室比肩。南宋宫廷里的花喷鼻与风轮,就更豪华“制冷”了。有多冷呢?大要要问问洪景卢学士了。 那是一个热难耐的三伏天,洪景卢到乘凉之所“翠冷堂”见驾,刚与官家会晤纷歧会儿便“体粟战栗,不成久立。”官家担心地问他何以?景卢回道:“这里太冷。”官家笑着遣中朱紫拿来一件北绫半臂赐给他穿,这才好些。这翠冷堂有何奥秘? 周到在《武林往事》中勾画出这清冷之地的豪华:“长松修竹,浓翠蔽日…冷瀑飞空。”并有十亩荷花池,广庭前又有茉莉、素馨、建兰、麝喷鼻、朱瑾、王桂等数百盆鲜花。“鼓以风轮,清芬满殿”风轮动弹,花喷鼻便送进了殿内,如斯这般尤嫌不敷,又在纱橱上,挂了百斛喷鼻珠。“初不知人世有尘暑也。“ 温馨提醒:本号推广的内容若有侵权请您告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义务编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