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题目:国度公祭日 常德不会忘却! 常德不会忘却 日本侵犯者在常德动员细菌战老苍生逝世亡7643人 纪念前辈为国度之存、平易近族之续、国民之生 所做出的巨大就义 怀念英烈 珍重和平! 灭尽人道细菌战逝世亡7643人 1941年11月,日本侵犯军已在常德进行了另一场鲜为人知、灭尽人道的机密战——细菌战,这场罪行的战斗给常德国民带来了极重繁重的灾害和无限的苦楚。在1941年的那次细菌战中,著名有姓的逝世者共计7643人。 12岁 蔡桃儿是个不出12岁的女孩 她的梦里有鸟儿轻巧翻飞 36小时 1941年11月4日 侵华日军在湖南常德撒播鼠疫细菌 数以万计人染病 蔡桃儿第一个被确诊 第一个被剖解 她挣扎了36小时悲凉逝世往 7643名 常德细菌战中 7643名同胞无辜丧生 烧塌了焚尸炉 18位 2018年,间隔侵华日军 动员常德细菌战已经77年 细菌战受害幸存者仅剩18位 跟着时光的流逝 这组数字逐渐 变窄 冰凉数字变更的背后 是那段灾害汗青见证人的消失 每一位白叟的逝往 都是汗青记忆的丧失 意味着最可贵的汗青证人越来越少 6000多名将士壮烈就义常德城下 常德不会忘却 1943年在常德产生了震动中外的 “东方斯年夜林格勒捍卫战” 6000多名将士就义在常德城下 ▲余程万十一月二十九日向第六战区发往最后一份电报:“弹尽,援尽,城已破。职率副师长、批示官、师附、政治部主任、顾问部主任等,固守中心银行,各团长划分区域,把守一屋,作最后抵御,誓逝世为止,并祝成功。第七十四军万岁,蒋委员长万岁,中华平易近国万岁。” ▲在收拾义士尸体,一个兵士在悲哀年夜哭。 ▲彭士量,1904年诞生,字秋湖,湖南浏阳人,黄埔军校第四期,公民革命军陆军第七十全军暂五师中将师长,1943年11月15日在常德会战外围阻击战中以身殉国,是常德会战中就义的第一位将军。 ▲许国璋,1897年诞生,字宪廷,四川成都人,黄埔军校第五期,公民革命军第44军第150师少将师长,1943年11月21日在驰援常德战役中就义,是常德会战中就义的第二位将军,后被公民当局追赠为陆军中将。 ▲孙明瑾,1905年诞生,号玉轩,江苏宿迁人,黄埔军校五期,公民革命军第十军预十师少将师长,1943年12月1日在驰援常德战役中就义,是常德会战中就义的第三位将军,后被公民当局追赠为陆军中将。 ▲柴意新,1898年诞生,号惹愚,字泽高,四川南充人,黄埔军校三期,公民革命军第74军57师169团少将团长,1943年12月3日在常德守城战中就义,是常德会战中就义的第四位将军,后被公民当局追赠为陆军中将。 常德城断垣残壁 老苍生磨难极重繁重 ▲会战后的常德城断垣残壁,一片废墟。 ▲常德会战后,在废墟中的城市。1943年12月 ▲常德会战后,在废墟中的城市。1943年12月 ▲常德会战后, 一个女人透过破裂的陶器碎片觅食.1943年12月 ▲常德会战后, 城镇居平易近搭建姑且居处.1943年12月只有在年夜堤边上堆砌小棚子渡过冷冬 ▲在废墟中的男孩搜寻食品.1943年12月 ▲一名男人坐在一个炸毁的建筑物废墟中发呆。1943年12月 ▲难平易近在凑集等候接收支援。1943年12月21日 勿忘国耻 珍重和平 也许有人会问 都曩昔81年了 为何要再提这血淋淋的记忆 为何重复揭开“伤疤”,不残暴吗 我想说的是 “忘却”比“记得”更残暴 也许有人会问 南京年夜屠戮与你我有什么关系 我想说的是 这段汗青,与你我的曩昔和将来勾连 过往的伤痛和不平的抗争会时刻提示我们 这强盛,来之不易 这和平,来之不易 假如没有对磨难刻骨的记忆 你不会清楚回复中华的宝贵 不要由于一向享受着和平 就以为在这个世界上 和平是每个国度、每小我 都理所应该可以或许拥有的工具 假如我们已经忘却了 那些残暴的汗青,那些惨痛的回想 不时刻爱护,不尽力保护,不奋力争夺 81年前那些让我们痛心的汗青 那些让我们不忍卒读的故事 那些鲜血淋漓的数字 真的有可能再次回到我们面前 本日之铭刻 不为宣传延续冤仇,而是要以史为鉴 唤起每一个仁慈的人 对和平的憧憬和苦守 公理必胜、和平必胜 12月13日 我们以国度的名义祭祀 无论你在哪个城市 无论你在做什么, 为遇难同胞垂头默哀1分钟 或者将文章转发出往 让更多的人不要忘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义务编纂: 声明:该文不雅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宣布平台,搜狐仅供给信息存储空间办事。 浏览 ()